主页 > P家生活 >史上绝无仅有的髒话家:汉高祖刘邦「飙骂大全」 >


史上绝无仅有的髒话家:汉高祖刘邦「飙骂大全」



骂不骂人跟文化水準没关係,但骂人的水平绝对跟文化水準有关係。像是孔子或者孟子这种高水準文青,骂人的骂法当然与常人不同,犹如过期的牛奶般,一喝下去看似没感觉,但当夜深人静,万籁俱寂之际,自责内疚才会仓然而出,直至上吐下泻,羞愧至极。

而汉高祖刘邦这种骂法恰似相反,他的骂人的水平有限,说不出「朽木不可雕也,粪土之墙不可圬也」这种高技术骂人技巧。但以低级髒话来说,他算是史上绝无仅有、集才干与低级于一身的髒话家。一生中飙骂无数,老弱妇孺、分封诸王无不骂过,春风得意至极。

刘邦的早期生涯

要说刘邦之所以为何爱这幺爱说髒话,必须从他的早年生涯说起。

西元前256年,刘邦出生于丰县中阳里金刘寨村。刘邦这个名字,不是他原本的名字,而是他后来自认原名太鸟,自行涂改的。刘邦原本的名字叫刘季,为什幺叫「季」?

古代中国因为孩子夭折机率极高,爸妈都不愿认真取名字,时常以数量单位来代替,如同子丑寅卯、甲乙丙丁之类的。而刘爸爸採用了「伯、仲、叔、季」来替孩子命名,以此类推,刘邦早年叫做刘季,也就代表说他是刘家第四位孩子。

可别以为「伯、仲、叔、季」是文诌诌的字,以当时来说,刘季就等于刘四, 简直像是现在在酒馆前招呼店小二时所用的小名,连个正式名字都没有,盖可想见刘邦的出生确实不出头。

刘邦早年时和将来一同相爱相杀的项羽一样,都是个令父母头疼至极的人物。项羽不爱读书,也不学剑,但他的叔叔项梁却老看好他,认为他将来必成大器。而刘邦这人更有意思,他的血统可能有问题,怎幺说呢?

刘邦在当上皇帝后曾经招开大宴,刘邦在酒酣耳热之际,胡言道:「各位知道吗?我妈有次下田耕种时偷懒睡觉,结果梦见天龙下凡,我妈就怀孕了!」刘邦他爸还跟着附和:「对对对!我亲眼看到天龙趴在我妻子身上,龙飞走了以后我妻子就怀孕了。」

很有可能,刘邦的母亲确实是他母亲,但刘邦的父亲却不是他真正的父亲,而是外头某个野男人生的,所以后来项羽抓着刘太公不放,声称要把他煮了时,刘邦竟能慷慨大笑,厚脸皮的说道:「煮啊你,煮完记得分我一杯肉羹。」

刘邦打小就是个无赖份子,幼时在父亲的指使下,曾和青梅竹马卢绾一起拜马维先生为老师,在马公书院读书。年龄稍长后,两人却出现极大反差,卢绾认真向上,学富五车,而刘邦贪玩怕事,经常被老师训斥,但他性格豪爽,对人很宽容,所以和卢绾依旧很好。

史上绝无仅有的髒话家:汉高祖刘邦「飙骂大全」
刘邦像

后来当上皇帝后,刘邦还给卢绾超高规格待遇。据《史记・韩信卢绾列传》纪载:

讽刺的是,刘邦称帝后将功臣赶尽杀绝,只想留下知音卢绾,但卢绾却害怕刘邦兔死狗烹,竟暗通匈奴,意图谋反夺权。不过刘邦对他很执着,虽然出兵围剿,却不派大军完全剿灭卢绾。

除了跟卢绾鬼混外,刘邦另外集结了一帮狐群狗党小伙伴,走到那儿,黄色笑话、满地髒话就在那儿。但换个方面讲,也能从中窥知刘邦天生的领袖风範。

刘邦从小不被父亲给待见,原因不仅是不好学,他的哥哥刘仲是个孝子,时常替父亲插秧播种。刘邦却不喜欢下地劳动,总是在阴影处拿着扇子搧阿搧,所以常被父亲训斥,说他不如自己的哥哥会经营。有趣的是,日后在统一天下之后,刘邦还拿此事和刘太公开玩笑:「爸,你常说我是个无赖,不能治产业,不如哥哥刘仲,但今我今天的成就比刘仲大喔。」

靠着与生俱来的领导才器,刘邦长大后做了泗水的亭长(管理十里以内的小官),时间长了,和县里的官吏们混得很熟,什幺萧何、曹参都认识了,在当地也小有名气。刘邦的心胸很大,在一次送服役的人去咸阳的路上,碰到秦始皇大队人马出巡,远远看去,秦始皇坐在装饰精美华丽的车上威风八面,远方人们都在暗中叫骂,只有刘邦羡慕得脱口而出:「大丈夫就应该像这样啊!」

史上绝无仅有的髒话家:汉高祖刘邦「飙骂大全」 《三国志12》台湾光荣特库摩发行
秦始皇
反秦啦,起兵炸锅啦

刘邦之所以反秦,并没有想像中的神话。有天刘邦接到上级报告书,被命令以亭长的身份为沛郡押送徒役去骊山,徒役们可不只几百人,刘邦却只有两只手,他们走一路跑一路,真到了咸阳大概只剩刘邦一人了。

据当时的苛刻秦令,刑徒逃跑,看管者必因此遭受刑罚。所以走到芒砀山时,刘邦停下来歇息饮酒,趁着夜晚把所有的役徒都放了:「我知道你们都不想去咸阳,这样好了,你们各奔前程逃命去吧,我也该在山上避世一下了。」

有些没眼界的无赖真的跑了,这些人是笨蛋,但仍有十多个囚徒是明白人,了解社会,深知刘邦在当亭长时豁达大度、黑白两道通吃、领导能力极强,愿意跟随他一块走。

从此,刘邦在芒砀山过了一段梁山伯般的侠客生活,据说有天还杀了一条比人大的大白蛇,不久后有位老妇哭泣前来,众人疑惑不解:「老妇,你怎幺哭了阿?」老妇:「是我儿子是那条蛇,他是白帝之子,如今被赤帝之子所杀,我就是为了这个哭阿。」众人正要问个仔细时,老妇忽然不见了。

是真实还是虚构?还是刘邦酒醉时乱掰的?作者我不敢明段,但此故事实在为后人津津乐道。

公元前209年,陈胜、吴广因调兵时颳风下雨,延迟了几天,但照当时秦律规定:迟到者不问原因皆斩,陈胜哑巴吃黄莲,有苦说不出,秉持着「今亡亦死,举大计亦死;等死,死国可乎?」的原则,率领起义军打举反秦,攻占了陈(现在河南淮阳),建立了「张楚」政权,和秦朝公开对立。

百姓苦秦久矣,天下揭竿而起,一同推翻暴秦,刘邦的老家沛也人心鼓动,就连县令也意图响应,萧何和曹参当时都是县令手下的主要官吏,他们是刘邦的好朋友,因此劝县令将本县流亡在外的人召集回来,一来可以增加力量,二来也可以杜绝后患。

县令觉得有理,便让刘邦的挚友樊哙把刘邦找回来。但在刘邦披夜返回的同时,县令却又后悔了,害怕刘邦回来后自己当不了老大,弄不好还会被刘邦所杀,等于是引狼入室。所以命令将城门关闭,还準备捉拿萧何和曹参。

萧何和曹参闻讯赶忙逃到了城外,刚好遇到了往回头走的刘邦,萧何据实相告,刘邦勃然大怒,亲自前来城前拿着大声公怒喊:「乡亲父老们,我是刘邦,我回来了,你们赶快杀掉那该死的县令,否则我进城后鸡犬不留!」乡亲们知道刘邦是什幺德性,这事他绝对干得出来,几十个年轻人脑袋一热,冲进县衙,杀掉了出尔反尔的县令,打开了刘邦的富贵之路。

史上绝无仅有的髒话家:汉高祖刘邦「飙骂大全」 《三国志12》台湾光荣特库摩发行
萧何
特殊的招揽文人法

刘邦骂人的时候大多在会客之际,他总是在卧室里见客,嘴里叼了根牙籤,仕女们在底下帮忙洗脚,有时抬头伸脖子,有时低头看脚趾,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,气得客人牙痒痒。

每次会客都有书生不爽刘邦这副跩样,跟刘邦对呛,而刘邦每次都呛不赢,只能大骂他们是「竖儒」,好让那群之乎者也的书呆子们闭嘴(「儒」本来是指有才能的人,可在前面加上一个「竖」字,就很侮辱人了,合起来大概就是奴才书呆子的意思。)有时候火气上来,刘邦还声声以以「乃公」自居。(以台湾口语来讲,就是「林北」)

随着反秦起义军的声势高涨,刘邦的军队连下了数十余城镇,因而获得了与地方高端文人接触的机会,然而刘邦是个没文化的痞子,最讨厌的就是文化人,这与酸葡萄心理是一个劲儿。因此在起义初期,刘邦根本不允许文人进出营帐,倒是像樊哙一类的土气屠夫,他视若珍宝。

有一次,秦末着名学者郦食其来投靠他,刘邦哪知道他是谁,一听是个靠张嘴混饭的儒生,就没什幺兴趣,将他放一边凉快去。但郦食其这人倒也厉害,他知道刘邦肯定会已读他,因此还没收到回复,就亲自找上门去了。

郦食其走到门口不表明身分,只说是自己是高阳酒徒。当时刘邦正在享受两位仕女的足底按摩,心情愉快着,一听有个酒徒来找他,想说今晚也想喝杯小酒,要有人一起聊天才过瘾,因此招见入内。

不过,接下来的剧情就有些出乎意料了。郦食其以为刘邦就算没有「周公吐哺」的胸怀,至少也该给点面子吧,可一进门,就看见刘邦半躺在床上,两腿开开,闭着眼还在享受足浴,一脸陶醉。郦食其当时心里就很不爽了。刘邦也不高兴,不是说进来一酒徒吗,怎幺仪表堂堂,身穿儒装,一副读书人的样子?

郦食其看不起刘邦,不愿下跪,只拱了拱手弯腰,打了一个「身份对等」的招呼。刘邦气得不搭理他,把头一侧,继续闭上眼继续享受按摩。

郦食其是一位知识分子,他继承了当时知识份子的共通特徵:「没事就爱酸别人。」这看似是个作死的象徵,但好在刘邦虽然是个流氓,至少不会一意孤行,懂得改正前嫌,爬起床来道:「来人,上菜,喝酒!」

刘邦个性骄矜自傲,但对待下属从不马虎,郦食其后来跟着刘邦,每天吃香喝辣,日子过得得意又充实⋯⋯不过刘邦不爽时,依然会把郦食其骂得狗血淋头。

打垮秦国之后,表面上相亲相爱的刘邦项羽,为了争夺天下大位彻底撕破脸了,刘邦虽然得人心,但要比战斗技术,远不是项羽对手。郦食其就给他出主意说:「项羽名将众多,但属下意志不坚,很容易受环境波动,你得挖他的人才,私底下给这些人好处,多封几个王,这样一来即使他们不站到你这边,也不会再帮项羽揍你了。」

刘邦觉得这方法太绝了,让郦食其放手去作。不过没过多久,张良急忙跑来劝刘邦,说道:「搞分封制是不行的。这只会让历史倒退至周朝初期,皇帝根本没权力。」刘邦听了脊背直冒冷汗:「郦食其这个竖儒(书呆子),专出馊主意,差点坏我大事!」

刘邦真是个大老粗,张良也是儒生啊!不知道他听刘邦这幺骂自己的同行,心里作何感想。

刘邦动不动就满嘴粗口的臭毛病,使很多人都不愿意跟着刘邦混。魏豹原来刘邦麾下的得力干将,不过因为刘邦的嘴太臭,他不惜倒戈加入项羽阵营。刘邦不捨人才流失,派人去做魏豹的思想工作,可是魏豹听了连连摇头:「汉王慢而侮人,骂詈诸侯髃臣如骂奴耳,非有上下礼节也。」

史上绝无仅有的髒话家:汉高祖刘邦「飙骂大全」 《三国志12》台湾光荣特库摩发行
张良
一言不合髒话满天飞

当上皇帝以后,刘邦骂人就更不收敛了。除了继续用「竖儒」「乃公」以外,据说刘邦还养成了个新习惯,开会议论国家大事的时候,老爱欺负与之政见不合的儒生,将他们的帽子摘下来当便盆用,往里面撒尿。

刘邦在后期执政生涯阶段,把骂人当作一种心理手段,显示出了极其高端的政治手腕。像是汉高祖十年,陈豨造反。刘邦赶往代地平叛,刚到前线,刘邦招集会议,询问是否有将军愿意立功,四名当地校尉自告奋勇。但刘邦一见就大骂:「这几个丑八怪也能当将军?」

然而,刘邦骂完还是给这四个人封了千户,使之为将。左右劝谏刘邦:「这几个人没有立功,为什幺封赏?」刘邦回答:「我想平叛时没人敢举手出兵,只有这四位响应前来,我要是不封赏他们,怎幺打动本地的子弟?」

骂归骂,刘邦很清醒,他知道千金买马骨的激励效应,骂完人后给奖励,让被骂的人不仅不生气,反而会高兴。

牛牵到北京还是牛,刘邦在当上皇帝后,仍认为读书无用。儒生陆贾在刘邦总是声声《诗经》、《书经》,刘邦受不了听这些听不懂的外星话,破口大骂说:「你老子我在马背上得了天下,怎幺需要去钻研那些诗书?」

陆贾脑袋动得快,立即反击道:「在马背上取得天下,难道也在马背上治理天下吗?」陆生的话很犀利,直戳刘邦的心头缝。刘邦钓鱼不成,反而被鱼尾闪了巴掌。

虽有点尴尬,但刘邦还是对陆贾说:「希望先生能为我写一些文章,教育我秦国失天下的理由,以及我得天下的理由,还有古代国家兴亡的历史。」后来陆贾写成十二篇大作,每写完一篇就上奏给刘邦,刘邦无不称赞,左右群臣皆高呼万岁,他称这部书爲《新语》。

由此可知,刘邦虽然一身江湖气,但明事理,知好歹,该服输的时候果断服输。

汉高帝七年,北边的匈奴想来打秋风捞点好处,刘邦一边派使臣去谈判,顺便搞搞间谍活动,一边準备派兵征讨。匈奴人也有点鬼聪明,故意只把老弱病残拿出来,这些使臣探查回来后都说匈奴简直是风中残烛,一吹就灭了。

只有一个叫刘敬的人看出匈奴的心机,劝刘邦不要打。但他不懂巧言令色,讲得太直了,刘邦越听越不爽,一言不合髒话就喷涌而出:「你这齐国杂种,凭着嘴砲捞得官位很屌吗?今天竟敢胡言乱语阻碍林北的军队。」刘邦气得喘不过气,直接把刘敬扔进了牢里。

不久,刘邦就带着手下出发了,意图用辉煌的胜利来堵住刘敬的嘴巴。结果一到平城,就被匈奴围困在了白登山上,七天七夜后才靠着计谋脱身。回来之后,他马上释放刘敬,同时赏赐给他食邑二千户,并封他做了建信侯。

刘邦的政治手段很高明,从骂人到认错,再大方地封建信侯。从这一些列操作中,我们不难看出刘邦做人的标準:对就是对,错就是错;有功必赏,有过必罚;如果有错,一定要改正;有用的人才,一定要大手笔笼络。

这些手段并不难理解,似乎每个人都能想到,但是想到不一定能做到,这要求博大的胸襟和豁达的性格。如果了解楚汉相争的历史,可以发现刘邦做人的标準正好全是项羽反其道而行的东西。韩信曾经在汉中对刘邦说过项羽的几大失误,句句戳中项羽软肋,也句句言中刘邦的优点,这是另外的故事了。

史上绝无仅有的髒话家:汉高祖刘邦「飙骂大全」 《三国志12》台湾光荣特库摩发行
韩信
刘邦之死

汉高祖刘邦之死,与淮南王英布造反直接相关。刘邦御驾亲征,交战中被乱箭射中,回京的路上就病得很厉害了。吕雉为他请来良医,医生说病可以治癒,但刘邦却拒绝治疗。 《史记》这样记载:

刘邦死到临头,还不忘谩骂一番。医生出门后,刘邦向吕雉交待了后事。

刘邦的傲慢,《史记》《汉书》均多次提及,定然不假,但病可治却不治,宁死,这事听起来真是蹊跷。难道如史籍所说,刘邦真以为自己是赤帝之子,死不了吗?如果是这样,那刘邦的死法也未免有些奇葩。

刘邦在世时骂人无数,死后自己也免不了被别人骂,像是司马迁在《史记》中就曾多次侧面描绘出刘邦的阴险面,从中贬低刘邦的人格不正;等到魏晋时期,竹林七贤阮籍也臭骂他是「时无英雄,使竖子成名」;就连宋朝的何去非也说:「汉太祖挟其在己之智术,固无足以定天下而王之。直到近代时期,仍然有诸多学者批评他为「过河拆桥的臭流氓」。

可不管刘邦怎样骂人,还是保留着自己的一套水準,对于一切与自己利益相合之人还是相当不错的,否则他就不会被英国史学家汤恩比(Arnold J. Toynbee)将其讚扬为「人类历史上最有远见、对后世影响最大的两位政治人物,一位是开创罗马帝国的恺撒,另一位便是创建大汉文明的刘邦」了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推荐